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科幻悬疑 > 恐怖惊悚 > 深夜末班车

第二章 老人发狂

小说:深夜末班车 作者:夜无尽 更新时间:2016/9/22 15:33:10 字数:2023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“嘿,小伙子,别睡了,终点站都到了,你怎么还睡?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粗犷的男声,我的瞌睡虫瞬间被赶走,抬起头来,看见的却是老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因为肌肉拉扯而露出的黄褐色的牙齿离我很近,看起来不是一般的恶心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已经在我旁边坐下,还是维持这刚才的笑容,越看越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而刚才叫醒我的,是公交司机,看来是终点站到了,他要关车门下去休息一趟。

    我略有些抱歉地朝司机笑了笑,站起来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这就下车,麻烦你了。”我仓皇走下车去,到另一边的站台准备又坐回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错过了目的地,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看老人没有继续跟上来而是老老实实在下车的地方待着,我才安心一点,将报纸拿起来再三确认上面的招聘信息是前两天发布的没错。

    开公交这几年,我对城市地段的了解可以比得上现在的电子导航,其实坐过站并不会对我造成困扰。

    只是我奇怪,自己怎么会睡得那么死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,就当作是补了一觉。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已经长长的头发,心里不是滋味,日头已经渐渐升高,整张报纸拿在手里的确有些热,我便想出了一个法子将其有用的地方撕下来,正要扔掉其他部分,一团黑影忽然迅速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因为受到惊吓,又受到一股不小的冲击力,整个人往后倒去,手臂上传来尖锐疼痛,低头一看,竟然是刚才那个老头子在死死地咬着我左手臂不放。

    周围也都是不明情况的人,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吓到,大有退避三舍之意。

    我只能自己用力去挣脱那个人并不断大喊:“喂,松开我的手,有没有人可以帮忙把他拉开,痛!”

    有几个人匆匆忙忙跑过来,与其他围观者不同,他们像是训练有素的人,很快就把老头子拉开,要不然再那样下去,我想我的左手必定会被撕扯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你的手……唉,要是不介意的话,可以跟我们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站出来,很是内疚地说,“我们是晨光疗养院的人,刚才咬你的,就是今天从疗养院里面跑出来的病人,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老早就觉得那个老头子不太对劲,原来是精神病人,这事儿也不能怪到工作人员身上,所以我点点头:“行,这鲜血直流的手看起来怪吓人的,就麻烦你们帮我处理处理。”

    坐上他们的医护车,老人已经安详地睡过去,我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小凳子上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们已经给他注射了镇定剂,他暂时不会醒过来了,只不过我们车上暂时没有消毒水了你的伤口可能要等一等才能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,是一个小姑娘,还穿着护工服装,似乎有点怕血,一直不敢正视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只不过他到底怎么回事儿啊,怎么像个疯狗一样咬人,而且他不是忽然追上来的,今天他都已经跟踪我好长一段路。”

    难道这也只是巧合而已?

    我在心里狂摇头,偏偏在我扔东西的时候冲过来,难不成他的病是看不得人乱扔垃圾?

    说起这个,小护工有些感慨地低下头:“其实这位老大爷其实也挺可怜的,孤家寡人一个好容易把自己捡来的孩子拉扯大,孩子上了本市的重点高中,结果还没读多久呢就猝死在公交车上面。老大爷受不了刺激,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等等,在公交车上面猝死的女高中生……

    怎么听起来很耳熟。我在记忆里面搜寻相关信息,这不就是我刚才扔掉的报纸上面的新闻吗!

    感情今天这老头子一直盯着我不放,是因为那一张报纸而已?

    见我忽然激动起来,小护士满头雾水,无辜地问:“这位先生,你是哪里不舒服吗,是不是伤口有细菌给感染了,呜呜呜,都怪我,今天出门匆忙居然忘记检查车上的药品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什么都没说,你哭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这下换我目瞪口呆了,这个小护工的脑回路是有问题吧。

    抱着个陌生人哭得稀里哗啦的,而且除了吐槽伤口有点疼之外,我也没说什么了不得的话。

    无论我说什么,都无法阻止小护工哭泣的情绪,其余人只当是习惯了,充耳不闻的姿态叫我十分佩服,幸好疗养院并不算远,我们很快就下车。

    目送老人被他们抬走之后,我被小护工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血迹被清理干净一排牙齿印就显现出来,奇怪的是消毒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护士,你该不会给我用了麻药吧,我怎么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呢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护士立马低头看自己手里的瓶子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复而平静回应。

    “没,怎么可能,你别跟我开玩笑啦,马上就包扎好,我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可是我分明看到了塑胶瓶盖上面手写的“吗啡”二字。

    这个小护士连这种低级错误都犯,居然还可以在疗养院里面工作,也不知道这里的领导人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不是在急诊室里面遇上这种护士,要不然就危险了。这样想着,我便跟着她一路走到疗养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徐护士,徐护士,你快过来看看,又有人发病了!”

    同样穿着浅蓝色护士服的人跑了过来,胸前是大片的血迹。

    离开疗养院的时候,我还惊魂未定,手臂上面的伤口已经包扎好,终于隐隐有些痛感,但是这些都比不上回忆里面,老人狰狞的表情叫我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小时候那些经历,我知道,自己又开始发抖了,为什么他偏偏找上我呢?

    为什么不给我一点安宁日子,都已经被我下意识遗忘了十几年的记忆在这一刻悉数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是故事又将开始了吗?

    我仰头,顶上的太阳依旧很刺眼,却不再温暖。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