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悬疑推理  > 悬疑探险 > 黄河异闻录

第二十章收人

小说:黄河异闻录 作者:龙飞 更新时间:2020/11/9 16:01:37 字数:2685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在大河滩上,历来都有“养鬼”的传说。但真正明白内情的人知道,养鬼有两种说法,一种是巫婆神汉,搜寻幼年夭折的孩子的尸体,或者用方外秘术拘禁了夭折孩子的“魂儿”,然后豢养起来,为己所用,这种养鬼人所养的,被称为“阴鬼”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“阳鬼”,同样是找一些很小的孩子,找到以后,立刻就喂服秘药。小孩儿吃了这种药,身子就不会长大,一直到成年,身材看起来只不过五六岁,甚至三四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些被养大的小孩儿,会经过非常严酷的磨练。因为身子小,动作极其灵活,能做许多正常人做不了的事。尤其是在伏击,刺杀上,无人能出其右。

    “阳鬼”的命运实则相当凄惨,常年服食秘药,时间久了就会引发反噬,发病时痛苦不堪,状如厉鬼。而且这种阳鬼很不好养,配制秘药所需的药材珍惜昂贵,如果不是那种豪门大户,几个阳鬼就把家业给败光了。

    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阳鬼,心里的紧张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在我被花家养的阳鬼制服之后,没过多久,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四羊船又从上游而来。花寡妇依旧站在船头,等靠近我的时候,她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小弟,我是来跟你好好说事情的,你非要这样伸手去打笑脸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什么玉顶炉,有什么好说的!”

    “唉,宝十三,真当我们花家的人是傻子么?”花寡妇伸出船篙,举到我面前,说道: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不知所措,本来,我就是个河滩上再普通不过的乡下人,名不见经传。可花寡妇直接就叫出了我的名字,这足以说明,对方对我的底细了如指掌。很多人都知道玉顶炉是在我师傅手里,如今师傅出事,他们或许千方百计在打听我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不想就范,可是一犹豫,蹲在我肩膀上的阳鬼就用了点力,他手指上几把锋利无比的小刀几乎要划破我的皮肉。无奈之下,我只能伸出手,抓住了花寡妇伸过来的船篙。

    等我再次上船之后,花寡妇的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。她的手段,跟皮家人差不多,先用小恩小惠来拉拢,如果我不配合,那便要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宝十三,我和你说句实话吧,你以为我们花家真是要拿那些蝇头小利来拉拢你?”花寡妇虽然年龄不算太大,可终究是个老江湖,只看我的脸色和眼神,好像就知道我此刻在琢磨什么,她轻轻抬手,理了理被河风吹乱的头发,说道:“这世上的很多事,其实就是交易,就是买卖,你交了货,花家自然会给报酬。花家立足河滩这么多年,该讲信用的时候,自然会讲信用。我不骗你,你把玉顶炉拿出来,我立刻就是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,你这岁数,大概跟我姨妈也差不多……”我故意想要惹恼花寡妇,人在恼怒之下,心就会乱,只有她乱了方寸,我才有脱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说起这些话的时候,我一下子想起了青萝。这两三个月里,我每天都是按时下河,按时回家,从来没有耽搁过时间。今天遇到了麻烦,天已经黑透了还被困在船上,青萝不知原委,这会儿估计已经心急如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稀罕我,那也没什么。”花寡妇似乎丝毫都不恼火,用一根头绳把头发扎起来,从身上取下一个钱袋,丢到我面前,说道:“这是五十块大洋,算是定金,你拿了玉顶炉,到时候我再给你五百大洋。五百大洋,足够你买房子买地,再找媒人寻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,安安稳稳的做个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什么玉顶炉。”

    “两条路,你自己选,要么,做你的宝少爷,要么,就被丢在河里喂鱼。”花寡妇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没有玉顶炉,起码还有命,你要是再这样抵死不认,那便连命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上下乱冒汗,花寡妇看起来柔风细雨,可我不管怎么看,都觉得她比皮家的那些老太婆还要可怕。上一次是运气好,把皮家人引到坍塌的老房那边,由鱼伯替我解围,可这一次,我真不知道还有谁能救我。

    “宝少爷,想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先朝北边走。”我实在想不出对策,依然只能拖一会儿算一会儿,从这向北,是逆流而上,船走的慢,途中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要拿东西,就按我说的去做,问来问去的,不嫌嘴皮子累?”

    “好,按你说的做。”花寡妇估计是听我的语气有点松动,脸上的表情又好看起来,两只眼睛一弯,冲我笑了笑:“拿到玉顶炉,无论你叫我做什么,都顺你的意。”

    花寡妇驾船的本事,真的非常好,除了师傅,我再没有见过谁能有这样的驾船手艺。四羊船朝北而去,花寡妇不停的跟我说着闲话,那只花家养出来的阳鬼,则蹲在船舷上,离我只有一步之遥,他的反应特别快,如果我一有什么动作,他就能立刻用刀子割断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等拿到东西,你若不嫌弃,跟我去花家看看,别的不敢说,去了就让你当新郎入洞房。”花寡妇一直跟我说话,应该是扰乱我的心神,让我没时间去思索对策:“花家刚来的厨子,以前是在望月楼掌勺的,一席水陆八珍,冠绝洛阳城,你好好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花寡妇喋喋不休的时候,缓缓行驶的四羊船突然在水中一顿,紧跟着就停了下来。我楞了楞,从几岁下河到现在,总有十多年了,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。好端端的一条船,如同在水里生了根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哗啦……

    我没来得及说话,花寡妇也没来得及说话,水下仿佛有一股特别大的力道,轰然冲出,把四羊船掀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船翻了,我和花寡妇连同那个花家的阳鬼全部落水。四羊船上绑着四只整羊皮做的气囊,即便是翻船了,也不会沉。然而,我们落水之后,四羊船就如同被水里的什么东西给死死的拽着,竟然一点一点沉入水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来,肯定是大祸临头,花寡妇再也顾不上玉顶炉,奋力想朝河岸那边游。

    哗啦……

    水声连连,花寡妇没能游出去,周围的水面突然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。涟漪阵阵,眨眼间的功夫,涟漪就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漩涡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直了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我一下子想起上次鱼伯带我见识玉顶炉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这一个又一个的漩涡,和玉顶炉燃烧骨霜之后引出的漩涡,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走!”花寡妇看到这些漩涡,一直很平静淡定的脸庞上,唰的闪过了极度的惊恐之色,失声冲我大喊道:“这是河神要收人了!”

    我的脑子有点乱,暂时也分辨不清楚,这些漩涡和玉顶炉引出的漩涡究竟一样不一样,抽身就想游动。

    花寡妇失魂落魄般的想要逃走,她的身子一转,我突然就看见她身后的那个小小的漩涡中,唰的翻出来一张白惨惨的脸。

    这张脸出现的同时,正在全力游动的花寡妇,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,双手猛然一伸,整个人顿时被拖到了水里,那个小小的阳鬼虽然无比灵活,可在这片翻滚的水面上,再灵活也无济于事,花寡妇沉入水中后,阳鬼也跟着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完全被吓蒙了,双腿似乎有些抽筋,就在这个时候,我面前的一个缓缓转动的漩涡里,猛然也翻出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这张脸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先是惊恐,可心中的惊恐还未完全蔓延开来,就被一阵完全不可思议的情绪所冲散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,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漩涡中翻出的那张脸,竟然……竟然是几年前已经死在河里的……父亲。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