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军事历史 > 架空历史 > 飞龙神将

第一章:黄河溃堤后的百姓

小说:飞龙神将 作者:逐鹿的猫 更新时间:2018/3/9 18:52:36 字数:2009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大温国庆历八年冬,黄河决堤。

    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,当今皇帝殿下昏庸无道。

    他大兴土木,修建宫殿。加重徭役,提高赋税,百姓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他宠纳妖妃,迷信长生。国政大权随之旁落。自此宦官当道,奸匿得以滋生繁衍。

    太子少傅徐少华、翰林院掌固赵培风纠结不少举人榜眼联合上书。这团火强压不住,枕边风吹得勤,结果烧着高德皇帝的眉头。

    高德皇帝似乎回心转意,难得按时上朝。他取过圣旨,蘸点丹青,轻描淡写,便落笔成灾。

    参与死谏的人等,要么贬黜罢官,左迁外调;要么狗头铡伺候,凌迟处死。

    然后袍袖一卷,不顾群臣求情,临走前还指定了某人的兄长为摄政王。那位兄长名副其实,更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朝廷内蛇鼠一窝,沆瀣一气。嫁祸贤才,残害忠良。闹得朝纲不振,乌烟瘴气。满朝文武皆惴惴不安,但求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这番违背天意,上苍降下惩罚。中原各地连续爆发多年天灾,将三百里黄河水位怒涨三丈,由此水淹中土。

    天灾酿人祸。二十万百姓葬身鱼腹,五十万流民奔走异乡,百万里田亩沉没。

    农业青黄不接,官府贪腐严重。再者沾染水汽,各省各府粮库现存万担良米变成筛糠石栗。

    饥年荒月,人不如狗。

    乱世间强人盗匪出没频繁,茹毛饮血,杀人如麻。粮草不足,士兵杀马取卵,穿纸人游街。

    百姓挖地三尺,剖树掘根。实在没有,啃食衣服。若地理土质优渥,可食柔软观音土,凭此裹腹充饥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拾敛尸体,草草淘洗干净,温锅为饭。或涕泪满面,易子而食。实在没有,只好空肚勒腰,坐等着阎王索命。

    炮制人肉,啖食马粪。道殣相望,头枕白骨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一点也不稀奇,有些山穷水尽的地方。恶汉逐邻,妇孺裸奔。

    街面市场上买卖人肉,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活人长得幼稚清秀的,按鸡鸭鱼肉价格估算。车轱辘上死人如山,抬举出来,论斤称两。

    很多盛世都是粉饰太平,贫富差距悬殊。酒池埋人骨,肉林葬英魂。这绝非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漓江为黄河支流,毗邻岚州城。不过岚州城地势较高,且曾是前朝旧都,经济发达,百姓富庶。又蒙多代仁德城守几度修缮,城墙颇为宽厚结实。防御强劲,自然损害较轻。

    可其治下及毗邻各县受其牵连。平原变汪洋,房屋变荷角。大小市镇纷纷沉没,由此再不见旧日景象。

    岚州城,一片苍茫的白色笼罩着这片城池的四周。

    这座城是很富饶祥和的。城中到处灯火通明,叫买之声此起彼伏。街巷里的人影来往不绝,且走且攀谈。一切仍如白天一般热闹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总有些大大小小几户人家喜欢聚在一起,一起谈论一些白天的事。他们似乎有些忧虑的望了望城墙那边的方向,那儿挨饿受冻的人可多着哩。

    高耸的城墙上堆着厚厚的积雪,月光撒在雪上散出冰冷的萤光。

    这让刚用完宴席回防的赵护城长忍不住打了个大喷涕,这让他顿感晦气。

    他来回象征性的走了一趟,走了半个城墙长廊道。左右没发现什么幺蛾子,锁性门楼里歇停会儿。

    城郭门早闭,将城内城外隔出一道鸿沟。

    城垛边放置了角鼓和缠着红布鼓槌。鼓槌的红布随意撂在门楼边上。

    门楼里他几个亲信团着三两赌鬼,酒气冲天,抛色子抛得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他下城墙那会,附近又响起了一片尖叫和哭泣声。他知道,那些是因为饥荒而逃到姑苏城外的流民。

    朝廷派钦差大臣刘谦赈灾安民,国库空虚。刘谦一拍脑袋,说天下渔利尽在商行,拨款买粮,白白便宜了商人。于是上奏请求剥削商人,拔一毛以利天下。

    商人遭变,反应不一。原本增幅的物价又再一次飞飚。

    这时不抑兼并,田地买卖已成常态。百姓为谋生路,只好卖地。这样一来,人地分离,流民数目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他吼了几句,那些不愉快的声音也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让他记起了城墙上的积雪。他腆着肚子,白花花的胖手一扬。

    于是一队役兵一个个提着岚州库房里的铁锹走了过来,他们要把雪推开处理掉。

    这些役兵都是附近没淹没地方征调过来维持秩序的土著保丁。

    这次朝廷官方派放疏导的流民有一万人。再加上那些未上过户,私自卷铺盖跑来的,足足一万五千人有余。若是不抽调保丁,根本无法安顿下这波人。

    温国以前也有过大规模的人口迁徙,可没有那次比这次声势浩大,而且迁徙途中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灾年多瘟疫,若是没有做好预防工作,就算扁鹊张仲景在世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再说,难保没有几个闹事的。岚州城这一亩三分地,到底还是得府尊说了算。若是城里那些穷酸秀才哪个脑筋抽风,把帖子闹到京城去,府尊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。

    ??护城长歪着脖子,指着那些雪,又看了士兵们一眼,直接往家偏僻宅子怀抱温柔乡去了。

    门楼虽好,却不如城里舒服。

    士兵们对望一眼,三下五除二的随便把雪往墙下一推,只听几声惨叫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像雪疙瘩砸伤人了。”一个年轻保丁惊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他们靠着我城墙那么近找地方,这些腌臜货可别让我们城墙上沾上晦气。”领头的保长讥诮似的觑他一眼,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年轻保丁默默的尾随着,不敢反驳。内心煎熬片刻,终不敌世态炎凉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雪垛落下,又是几条惨死的冤魂。

    这样的灾年,难民们逃难已经费尽千辛万苦。一路上风餐露宿,身体素质差得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那声惨叫过后,一时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城外是一片错乱分布的棚户区,大大小小几百个,这些棚户极为简陋,破破烂烂。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