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奇幻玄幻 > 东方玄幻 > 青莲魔主

第三十五章 灰袍老者

小说:青莲魔主 作者:陌上州官 更新时间:2018/4/16 20:00:53 字数:3190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“呵呵,好小子有志气!”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本来在此摆摊的商贩全都一走而空,四周格外空旷。饶是如此,李白也无法判断说话人的藏身之处,可见来人的何其强大。

    桑欢眸子一闭,继而又缓缓睁开,走到李白身旁耳语道:“少主,方才正是此人暗施威压!”

    李白闻言朗声笑道:“哈哈,小子初来乍到,许多不知礼节之处,还望前辈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苍老声音怪笑一声,阴恻恻的说道:“指教谈不上,提醒老夫倒是有一句,与那钟家少爷切磋可以,莫要心中没有底细,若是使他伤了。哼哼,即便是赔上你的身家性命都恐怕是远远不够的。今日之事,老夫也该帮你长长记性!”

    桑欢哪里肯容许有人如此折煞李白,冷冷说道:“老家伙,你胆敢伤我家少主一根毫毛,我必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!”

    “小儿,好胆!”一个灰袍老者从暗处缓步走出,因为他带了抹嘴遮脸,故此只露出两颗含怒的混沌老眼,直直逼视着李白几人。

    李白心中思虑着,难道这灰袍老者是钟会留下报复我们的打手?倘若如此,他先前也没必要让这家伙藏着掖着,直接出手便是了。李白断然否定了这一猜测。难道是钟家留在这里暗中保护钟会的人物,可是倘若是暗中保护的高手,又岂会如此高调且轻易的现身?对于面前灰袍人的身份,李白也是一时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都讲明了要给自己点颜色看看,李白自然也不会一味退让:“嘿嘿,伤与不伤又与你何干,那钟会本就没有计较,到是让你这多事的老家伙给坏了名声!”

    “哼,老夫所做所为,自是为了钟少着想!”灰袍老者眼看说理不过,便伸手虚按一招,对李白发出了一道威压。

    一股庞大的压力凭空而生,李白在这威压之下竟是无法动弹,哪怕是运转玄阴之力也都无济于事,豆大的汗滴在李白的额间滑落。

    “小白哥哥!我来救你。”梦蝶看出李白异样,挥剑直指灰袍老人,那灰袍人斜眼看去。只是遥遥一指,一道磅礴的劲气便破风而来,梦蝶将软剑一横,哐啷一声,梦蝶的娇躯便应声而飞。

    李白眼看梦蝶被击飞,刚欲上前接应,却被这强大的无形气场压在原地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哼,该死的老家伙!”

    桑欢长袖一挥,长袖在尾端钢珠控制下,嗖的一声便朝着灰袍老人飞去,桑欢当初就是用这一招,废掉了和洛天华同行的天玄高手。

    那灰袍老人见状弯腰一闪,向下虚按的手微微抬起,李白趁机一跃而起,摆脱了灰袍老人的威压。

    原来这灰袍老家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!充其量只是武技特殊而已,长袖一击不中桑欢趁势一拉,玉足如剪刀一般向灰袍老者绞杀而去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故技重施,双手虚按释放庞大的威压之力。同样的招数,桑欢自然不会上当两次,一把褐色小伞悄然握在手中,伞面缓缓张开,一道道褐色的玄光从中爆发。

    桑欢这把褐色小伞名唤“八宝琉璃伞”,乃是死灵血海重宝,但寻常人又有谁能想到,一个地玄境的小姑娘能够手持此等宝物呢?八宝琉璃伞伞身下玄光流转,一股庞大的吸力从中释放开来,灰袍老者周围的零散之物一俱被吸入伞中,他已然无力操控压力攻击,而是拼命抵抗这八宝琉璃伞传来的拉扯力。

    “小妮子,你这是何宝物?”灰袍老者一边极力控制身体,另一边艰涩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桑欢并未回答,而是樱唇微启,怒骂道:“你这老贼,竟然如此不开眼的得罪我家少主!今天若不留下一个交待,此事休想善了!”

    那灰袍老者闻言一笑:“哈哈,就凭你也敢发落老夫?”只见他身形一转,变被八宝琉璃伞吸入其中,桑欢将伞收回一看,骂道:“可恶,竟然是幻影!”

    灰袍人真身在几丈外凌空而起,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道修境高手!”李白大惊失色道。桑欢也没有继续追击,虽然她也拥有飞行武技,但是那速度还是远远不能与这灰袍人相比。

    李白搀扶着刚才被震飞的梦蝶,大脑飞速流转着,这灰袍老者如果执意出手,在没和李白共同施展《周易参同契》的情况下,即便强如桑欢也不是其对手,而对方居然选择遁走。这倒让李白一时摸不清缘由,算了,反正大家都在这片地域之中,日后必有再见机会。

    李白连忙扶起梦蝶,关切道:“蝶儿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梦蝶依偎在李白怀中,螓首轻摇,一抹苦涩之意挂在脸上,贝齿轻轻咬了咬红唇,缓缓开口道:“小白哥哥,我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李白直接给梦蝶喂下了一瓶化血散,梦蝶也不管是什么,在她看来既然是小白哥哥喂的,一定是好东西。饮下化血散之后梦蝶顿觉舒坦了不少,只是脸上的苦涩并没有减少半分。

    李白以为化血散没有效果,便开口道:“蝶儿,哪里不舒服你尽管告诉我,我这里有的是疗伤酒酿,保管你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梦蝶听得此话,心中不禁一暖开口道:“小白哥哥,蝶儿的确没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白看得梦蝶那般嘤嘤啜泣的小模样,心想难道这小丫头是另受了什么委屈?

    “蝶儿,倘若是谁欺负了你,你便尽管告诉我,哥哥一定替你出气!”

    “不,没有人欺负我。”梦蝶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,“只是一年来蝶儿都没曾和小白哥哥谋面,今天久别重逢却是给小白哥哥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!而且,我一年了那么刻苦修炼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将小白哥哥护在身后,可是今天却……唉,蝶儿好没用!”

    李白听了这些话,不禁乐了起来,一手搂住梦蝶在她的的小脑袋摩挲着笑道:“傻丫头,即便没有你,坏人仍然还会是坏人,他们想要攻击谁仍然不会有半分改变,而且小白哥哥什么时候需要你这小丫头保护啦,倒是今天是我没有保护你才对!乖,不要哭了。”李白说着用手揉了揉梦蝶的小脸蛋儿,帮她擦去了一些泪花。

    梦蝶泪眼婆娑的看着李白的眼睛,觉得那清澈柔情的目光定然不会欺骗自己。破涕笑道:“嗯,蝶儿听小白哥哥的!”

    梦蝶依偎在李白怀里,嘴角挂满了的惬意与幸福,桑欢立在一旁看着这恩爱的两人,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还在这里,但心底却又是那样的不舍,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人抢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梦蝶忽然从李白怀中挣脱,跑到了桑欢跟前,拜了两拜之后才开口道:“桑欢姐姐,之前是蝶儿不对,如果今天没有你,小白哥哥还有我们或许就有危险了,总之,蝶儿在此向你赔罪了!还恳请桑欢姐姐大人有大量,不要与蝶儿计较。”

    桑欢愣神间被梦蝶这一出弄得一怔,待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梦蝶一看桑欢没有反应,还以为她还在与自己怄气,便道:“桑欢姐姐不肯原谅蝶儿吗?那蝶儿任凭姐姐惩罚!”

    桑欢这才缓过神来,微微抿起笑道:“蝶儿妹妹多虑了,先前姐姐也有不对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既然大家那么开心,不如我们去繁华区快活一番如何!”他们所处也只是这闹市的一隅,此处暂时做不了生意别处可是热闹的很,所以温小八趁机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个温小八,去玩也可以,你肯请客吗?”梦蝶咯咯一笑,冲着温小八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温小八打趣道:“嘿嘿,你小八哥玉树临风、才高八斗所有的优秀品质应有尽有,就是唯独一点——没有钱!”

    李白爽朗笑道:“哈哈,我请客,小八这片你熟络,哪里好玩,尽管带我们去便是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还是你家小白哥哥人傻钱多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六只眼睛齐齐盯住温小八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说,还是李白兄弟大方,小八哥也大方一次,这次就不收导游费和劳务费了!”

    虽然只认识一天,这家伙满嘴跑火车的习惯李白便已经习以为常了,几人游街串巷几乎把那几条街好吃好玩的都尝完逛遍了,梦蝶买了一堆有用没用的首饰法宝,几乎把她的纳戒都给塞满了,温小八也跟这沾光,不过她选中的却都是一些男人衣物,连一件发簪也没买。桑欢则更简单了,仿佛这些俗物都入不得法眼一般,一路上只是静静的跟在李白身旁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前,灰袍人飞遁之后一道肥胖却又极其敏捷的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灰袍人二话不说扭头便跑。

    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:“阁下灰衣蒙面的,而且对我天灵学院的学员动手,不知道阁下可是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那段祭酒,如果李白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出段祭酒脚下那招牌性的扫帚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段祭酒肥胖的身躯扭动,脚下扫帚飞速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灰袍人左右冲突,四处改变路径奔逃,而段祭酒却犹如橡皮糖一般紧紧黏住,无论如何也甩他不掉。

    “死胖子!你还来劲了是吧!”一声死胖子,灰袍人喊的中气十足,喊罢之后灰袍人将抹嘴摘下,道修境强者的视力已经不受夜晚影响,只要稍微有点光亮就能看清物体。

    借着星光,段祭酒看清了灰袍人的面容,不禁大吃一惊,怔在半空之中。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