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都市游戏 > 都市爱情 > 异爱诡情

第3章 分手饭

小说:异爱诡情 作者:书生入城 更新时间:2018/4/4 16:15:28 字数:2073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雷晓军惊问:“你要走了?”跟她亲热了一会,雷晓军又找到了大学里那种温馨美妙的感觉,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霍文婷有些神秘地说:“现在几点了?你送我到县城吧,赶得上末班车我就走,赶不上就住在县城,明天乘头班车回市里。”

    雷晓军犹豫着说:“要不,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态度坚决地说:“走吧,再晚,恐怕就赶不上末班车了。这里开到县城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雷晓军说:“差不多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算着时间,知道末班车是赶得上的,但她想在县城住下来,今晚要跟雷晓军作个了断。在这里当着房东的面,她不能伤他的面子,就没有说这事,也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雷晓军走去把门打开,带着霍文婷走出去,对房东说:“房东,她要走了,我把她送到县城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走啊?”房东热情地挽留说,“住一个晚上再走吧,我们条件虽然差,但将就一个晚上,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说:“谢谢房东,我赶得上末班车,就走;赶不上末班车,就住在县城,明天一早走。”

    告别出来坐进车子,雷晓军把车子倒出院子,就往往县城方向开去。在路上,雷晓军不知道霍文婷的心思,就说:“应该赶得上末班车的,从铜兴开往江北市的最晚一班车,我记得是七点半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轻声说:“我想今晚,就住在这里算了。”

    雷晓军意外地掉头去看她:“哦,为什么?你不是说,明天一早要上班吗?”

    霍文婷平静地说:“我想跟你好好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雷晓军心里“格登”一沉,明白她要跟他谈什么了。尽管有些准备,但她真的要谈分手的事,他心里还是有失恋的痛苦,连嘴唇都发干发苦起来。

    霍文婷沉默了一会,又轻声说:“晚军,我想,我们还是分手为好。让你马上离开这个地方,回到城里来,看来不可能。所以我想,我们还是各奔前程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让我离开这里,真的不行。”雷小波嘴里发苦,心里发紧,“你就不能给我两三年时间吗?”

    霍文婷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能,青春等不起。”她沉默了一会,又轻声说,“既然我们的追求和志趣不同,就不要勉强了。晓军,我们吃一顿分手饭,就友好地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分手饭?”雷晓军故作轻松地说,“可以啊,我们开开心心地吃一顿分手饭。这顿饭结束,我们就是陌路人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苦笑着说:“男女朋友做不成,做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雷晓军不吱声。他的心情有些沉重,也有些失落和痛苦。

    一会儿,车子开到县城。雷晓军找了一家中等档次的饭店,停好车,一声不吭地带着霍文婷走进去,要了一个包房。

    在桌子边坐下后,雷晓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笑着说:“既然是分手饭,霍文婷,我们就各点四个菜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雷晓军不再叫她婷婷,再叫就别扭了。他挤出的笑容太难看,有点像哭。

    霍文婷不笑也不哭,很镇静,也很坚强。她沉着脸说:“既然是分手饭,我们就AA制,雷晓军,你看怎么样?”她也不叫他晓军了,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雷晓军豪爽地说,“我们拣自己最喜欢的菜点,我先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招过服务员,豪爽地对她说:“来,点菜,红烧羊肉,清蒸白条,酒醉河虾,两只半斤重的阳澄河大闸蟹。”全是高档菜,每道菜的价格都在一百元以上。

    他要在霍文婷面前最后争穷气一次,所以才带着一股气这样点菜的。

    “你点的全是荤菜,我就全点蔬菜。”霍文婷仿佛跟他赌气似地,“青菜炒蘑菇,家常豆腐,青椒干丝,再加一个西红柿蛋汤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喝酒?”雷晓军心里有气,闪烁着眼睛,不再跟霍文婷的目光对接。

    霍文婷说:“今晚反正不走了,就喝点红酒吧。”雷晓军爽快地叫了一瓶一千八百元的法国红酒。霍文婷憋不住了,打出笑容说:“就是AA制,你也不能这么浪费啊?”

    雷晓军提着嘴角冷笑说:“你的收入比我高,不会这点钱都出不起吧?”

    霍文婷也冷笑着说:“好好,随你,你这是财大气粗吗?还是又要穷争气了?”

    雷晓军说:“这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顿饭,不要吃好点吗?我建议,用手机视频把它拍摄下来,然后传到微信圈里,让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分手饭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知道他在说气话,就说:“谁也不许拍,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,拍下痛苦的记忆干什么?”

    雷晓军反唇相讥,道:“哦,你也知道这是痛苦的?我看你很开心啊,一点也不痛苦。”

    霍文婷咬住嘴唇,不再出声。再说话,她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的心里不比雷晓军轻松,甚至更加痛苦。因为是她在变心,仅仅因为雷晓军穷,不听她的话,坚持要到偏远贫穷的山村去受穷吃苦。而他很可能是个潜力股,就像那个房东说的,以后大有作为。再加上他年轻有为,品行好,能力强,所以她确实有些舍不得,思想上很矛盾,很痛苦。

    一会儿,他们点的菜陆续上来了,放了满满一大桌,而桌边就坐着两个人。这桌酒菜得两千八百多元钱,而前几天我跟玉芬姐两人,同样在饭店里吃饭,只吃掉三十多元钱,我也心痛啊!可是她不是嫌我穷吗?我非得要装富给她看看。她要跟我分手,我就要让她多一点留恋,多一份后悔!

    酒也上来了,雷晓军乌着脸对服务员说:“给我打开,全部倒在大瓶中醒酒。”服务员弄好,他对她说:“你走吧,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出去后,雷晓军对霍文婷说:“霍文婷,今晚我们慢慢喝,把这瓶酒全部喝了,把这些菜都吃了,就握手分别,回去休息,从此天各一方,老死不相往来!”

    霍文婷怯生生地看着他说:“晓军,你也不要太伤心,夫妻做不成,可以做普通朋友,不要这么悲观嘛。”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