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奇幻玄幻 > 东方玄幻 > 轩辕惊世录

第一章 落魄公子

小说:轩辕惊世录 作者:惊晓天 更新时间:2018/5/16 8:35:22 字数:4153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伏魔谷位于东荒边隅之地,灵气稀薄。后山是无尽深林,人迹罕至,时有妖兽蛰伏伤人,因此伏魔谷两堂两院便建在前峰。这两堂两院分别为伏魔院、丹具院、诛妖堂和杂役堂,而最受人轻视的自然是杂役堂,一般别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大都会落到杂役堂头上。

    天色微明,凌天歌便起床出门,到了后山偏僻处练武。

    他相貌俊逸,身姿挺拔,加之常年习武,平添几分阳刚之气,纵然一身杂役的打扮,也掩不住勃勃英气。

    林中清幽宜人,远近都是树影,雾岚淡淡,几分飘渺,偶尔一两声清脆鸟鸣,令人心神宁静。

    凌天歌在林子里打了两个时辰的拳,已是大汗淋漓,歇息片刻,又尝试提聚真气,经脉却是一阵刺痛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武者有养气、开元、紫府、元神四境,每一境又有前期、中期、后期之分。其中在养气境界,需要吸纳五谷之精,淬炼一口真气。这口真气越强,根基越稳,日后成就越大。而凌天歌自三年来一直徘徊在养气初期,无法寸进,原因是他的经脉不知何时,被人用阴毒的法子截断,导致幸苦修炼的真气,白白逸出体外,令他痛苦异常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凌天歌只有选择铜皮铁骨跟大摔碑手这两门功法。其中铜皮铁骨可以熬炼筋骨,乃是一门炼体的法门。而大摔碑手则以炼力为主,可助他增长气力。这两门功法,倒也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世间任何一门武学功法在修炼上,都分为小成、大成、无暇、圆满四境。

    普通的武学,只要修炼者资质不是太差,长则一年,短则三月,便可以达到。而大成境界,没有一定的天资和苦工,恐怕要有些吃力,至于无暇乃至大圆满的境界,绝非一般人可以企及。即便再普通的功法,要想修成大圆满境界,也绝非易事,不仅需要天赋,还需要大机缘,大毅力,由此可见此中艰难。

    收拾心情,凌天歌开始往回走,妹妹和黄伯都在家里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这个“家”无非就是一个破旧木屋,建在山腰,一扇斑驳木门被风吹得吱呀乱响。

    在青山脚下,木屋之前,此刻却聚集了不少人,老少皆有,有人摇头叹息,有人却一脸兴奋。多数人都是灰衣打扮,身着杂役堂服饰。而在人群之中,一片空地之处,被围观是四男一女。

    其中一波是三个壮汉,领头之人一脸凶相,身材魁梧,赤裸着上身,腰挂两柄大斧,众人认得他是诛妖堂的外门弟子屠彪,养气中期修为,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。另外两位却是骨瘦如柴的老者跟秀气柔弱的少女。

    那老者额头见血,手撑地面,瘫坐在地上,少女则拿着丝娟,一脸关切地帮他擦血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凌天歌的妹妹青泉跟老仆黄伯。

    凌天歌看到这么多人聚在这里,心里一咯噔,挤入人群,果然看到这令他又惊又怒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凌天歌虽然无权无势,但绝不代表是个软柿子,任人欺辱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凌天歌去扶黄伯,眼锋却冰冷地逼向屠彪。

    青泉有些胆怯,看看哥哥,又看看屠彪,低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屠彪抱着胳膊,一身青色龙纹,嘴角挑了挑,说道:“姓凌的,你看我干什么,难不成你这废物,还想打我不成?”说完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四周亦是一片哄笑。

    黄伯死死拉住凌天歌,急忙道:“公子,我没事,是我自己跌倒的,我没事,是我不好,你别生气!千万别生气!”

    凌天歌一转头,见他一脸苍老憔悴,额上虽血流不止,但却满眼祈求,心中不由悲愤交加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凌剑山庄的少庄主,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,不仅在这伏魔谷做了三年下等杂役,更连老仆妹妹被人欺负都不敢做声。要是换作以前,屠彪这等货色,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,定让他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黄伯见他看来,勉强笑了笑,脸色却越发苍白。

    凌天歌见此,心中愧疚凄凉更增一分。

    这时屠彪笑道:“看到没,这不死的都说是自己跌倒的,这可不关老子的事!姓凌的,你可别诬赖好人啊!”

    凌天歌气冲心头,却又压了下来,只当没有听见,就要扶着黄伯进屋。

    屠彪却不愿意放过他,冲手下使个眼色,两个大汉迅速拦在了凌天歌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凌天歌眼神一冷,说道:“两位这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屠彪嘿的一声笑,说道:“什么意思?老子话还没说完呢,你就这样走了,岂不是不给老子面子!太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凌天歌咬牙切齿,牙缝里蹦出两个字:“你说!”

    屠彪玩味道:“听说你妹妹还没嫁人,老子正好缺个暖脚的丫鬟,送过来给老子用几天,说不定老子高兴了,还能让她当个小妾!”

    凌天歌眼中杀机迸现,怒道:“姓屠的你找死不成?”

    他当了三年杂役,青泉就跟他受了三年的白眼,吃了三年的苦,没有照顾好这个妹妹,本就让他心中愧疚。如果说,先前黄伯被人欺负,他还能忍下这口恶气,那么现在屠彪敢打青泉的主意,几乎令他失去理智。恨不能杀了将其大卸八块,以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指指点点,议论之声大起:

    “屠彪真是欺人太甚啊,简直是要明抢啊,这凌天歌不过是杂役弟子,如何是屠彪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唉,要怪只怪这凌天歌命不好吧。想当年那凌剑山庄少庄主的名头是何等风光,凌氏夫妇又是赫赫有名开元强者,这方圆五百里又有谁敢触他的霉头。可谁料,凌剑山庄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劫,不仅凌氏夫妇死无全尸,连山庄都给人家烧了。这不,迫不得已,寄身在伏魔谷,当了杂役。这一前一后,可就是一天一地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可还听说,他被人以阴毒法子截断了经脉,这辈子都无法翻身,屠彪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啊。我本来以为我惨,没想到有人比我还惨啊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吗?老子要不要让你一只手!”屠彪眼含不屑,嘴角泛起冷笑,“实话告诉你,今天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是答应也得答应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凌天歌不过区区一个养气初期的杂役,又被人暗中损坏了经脉,这辈子都休想翻身,还不是任他拿捏。对于青泉这个小妮子,他可是垂涎许久,这次更是有风长老作为后台,他更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凌天歌怒不可抑,即便经过三年磨砺,心性沉稳了一些,早非当初可比,听到这番话,一腔热血直冲脑门,即便拼了性命不要,也要让屠彪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忽听一个嘲讽的声音说道:“呦,真是好霸道,伏魔谷也算堂堂正道,怎么也会有畜牲存在,张口闭口就是要强抢民女!”

    人群走出一个红衣女子,她秀发如瀑,肤色胜雪,姿容极美极丽。而左手三尺长剑,虽未出鞘,仍有一股锐利之气透鞘而出,令所有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“养气后期!”

    屠彪瞳孔缩了一下,这女子竟是养气后期的修为,比他还高上一个小境界,不由心生忌惮。

    他为这女子气势所摄,语气不似先前那般蛮横,可也不愿堕了名头,他冷哼道:“你是什么人?这是咱们伏魔谷的事情,可容不得外人插手!”

    沐红叶冷冰冰地道:“天下人管天下事,这路见不平,自然拔刀相助!”说罢踏上踏上一步,一震长剑,养气巅峰的修为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她语声清脆,容色艳丽,看似娇柔,但配上她一身养气后期巅峰的修为,实则颇具威慑。

    屠彪张了张嘴,一时哑了。眼前这个女子来历不明,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,说不定是哪家的千金小姐,他可不敢过于得罪。

    旁边一人凑近了,压低嗓子道:“大哥,怎么办,这娘们看起来有点背景啊!”

    屠彪眯着眼睛,犹豫一下,说了一声“走”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凌天歌区区一个杂役,还是断脉的废物,还怕他跑了不成。只要他一日在伏魔谷,还不是任自己拿捏。青泉这块肥肉到自己嘴里,还不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沐红叶向来嫉恶如仇,可不愿轻易放过他,冷冰冰道:“几位就这样走了吗?”

    屠彪目中杀机一闪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沐红叶道:“至少,该向这位公子道个歉再走!”

    “公子?道歉?”屠彪仰天,哈的一声冷笑,“就凭这废物吗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投向凌天歌,饱含不屑:“小子,你要是能打败我,别说道歉,就是磕头,老子都愿意!你敢接受老子的挑战吗?什么凌家山庄少庄主,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凌天歌眯起眼睛,心中却是杀意翻腾,说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屠彪大笑三声,声音反而提高三分,“我说什么凌剑山庄,都是垃圾废物。你爹娘不得好死,你呀,是死了没人埋!废物!杂碎!垃圾!”

    “好!三日之后,伏魔谷后山,咱们不死不休!”凌天歌深深吸了口气,语气竟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即便这三年来饱受白眼,他也未曾如此愤怒。别的事情他可以忍,但是侮辱凌剑山庄,侮辱爹娘,他不能忍。哪怕凌剑山庄跟爹娘已经不复存在,哪怕要为此付出莫大的代价,乃至去死。

    他不能忍!

    “好!我等着取你狗头!”屠彪哈哈大笑,又道,“既然是决斗,就要有些彩头。我听说你凌剑山庄有本祖传的剑谱,要是你输了,老子也不杀你,把你家剑谱拿来给老子瞧瞧,再把妹子送来给老子暖床,老子就可以饶你一条狗命!”

    凌天歌心头一震,眼中露出不可思议地表情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方才晓得,这屠彪的真正目的竟是他家祖传的剑谱。从先前殴打黄伯,强娶青泉为妻,到现在的挑战,不过是个激他出手的手段罢了。而以屠彪的地位,万万不可能知晓剑谱的事情,又这般有恃无恐,那么幕后指使者就只有一个人了:

    风长老!

    此人开元修为,力量力量强横,现为伏魔谷长老,凌天歌的父亲就曾救过风长老的性命,当初凌天歌走投无路,也是此人接纳了。不过之后三年,此人就明里暗里地向凌天歌打探祖传剑谱的消息,曾经还提出交换剑谱,但都被凌天歌拒绝了,风长老也没有强求。本以为这风长老是个德高望重的长辈,没想到居然贼心不死,使出这种阴毒手段。

    屠彪见他失神,还以为他怕了,冷笑道:“怎么?你怕了?凌剑山庄的废物?哈哈哈!”

    旁边两人也跟着大笑,连道:“废物,废物!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窃窃私语:

    ――“这屠彪可真够歹毒的,不仅要抢人家的妹妹,连人家祖传的剑谱都不放过?这凌天歌不过区区养气初期的修为,又是个断脉废物,连爹娘都死无全尸,如何斗得过他?”

    ――“我可是听说,这屠彪一身横练功法练到了大成,又天生力大无穷,这凌天歌的小身板,怕是挨不了他两拳,就要挂了。我看八成是没希望了,还是早早卖个棺材,选个风水好点的地方吧。只是希望到时候屠彪下手轻一点,给人家留个全尸,别给打烂了。”

    ――“我怎么听说这屠彪是风长老的人,你说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――“嘘,噤声!”

    凌天歌还没开口,青泉一口气憋不住,说道:“哥,你跟他打,爹娘虽然没了,但咱们还在,哪怕是死,也别让人小瞧了咱们凌剑山庄的名头!”

    她小小年纪,一脸稚气,这番话说出来仍是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凌天歌重重点头,沉声道:“咱们凌家的人,没有孬种,哪怕是死,哥哥也要溅他一身血!”说到后来已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沐红叶目光一闪,虽然她也觉得这兄妹两人傻的可怜,实是不自量力,但并不妨碍她对这对兄妹的欣赏。

    屠彪目的达成,哈哈大笑,带着两人离去。而凌天歌则看着三人背影越来越远,直至消失,心口如压了大石,几欲窒息。过了不久 围观的一众杂役也慢慢散了,期待着三日后的好戏。

    究竟是凌天歌被打死呢?还是被打死呢?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